包头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绝代神帝百四十一章突破半灵境界

发布时间:2020-01-25 01:56:53 编辑:笔名

绝代神帝 百四十一章 突破半灵境界

85_85507他从那种神奇的状态中退了出来,整个人恢复了平常的境界,依然是半神境界,除了对一些力量的运用更加娴熟了一些,其他的亦如之前的普通的半神境界,但是他感觉自己在这条路走到了一个自身的尽头,不久后会突破到下一个境界!

那是一个全新的境界——半灵境界!

“xiǎo子,原来是借助了你识海中的那件画卷,怪不得逼的我们兄弟这么惨烈!该让你尝一尝这种痛苦!”蝎子冷言对着dǐng替啊,但是他和中年男子眼中都出现了一丝火热,盯上了定天的江山社稷图!

定天无奈,身后混沌气息缓缓出现,一副异象立于虚空智商,雷海流沙,甚至混沌异象出现了一丝变异,一个模糊的男子更加明显,眼眸中冷淡的注视着前方。

“混沌体!这xiǎo子太过妖孽了!留他不得!”蝎子和中年男子对视一眼,两个人召唤出了各自的兵器。

蝎子的蝎子尾巴上防护出现了一枚针,定天感到了一阵阵心悸,而中年男子,他的手中出现了一副鱼骨头,但是定天的心神感觉到了巨大的拉扯力量,似乎要将他拉扯进一个神秘的地方。

定天立身于混沌异象之中,短暂的抵挡这种巨大的威压,对面的两个低手,对定天警惕心极高,以至于定天都没机会用石头。只能伺机而动。

定天挥动神皇拳,对着对面的两个对手砸去,之列拳芒在大海上空之上瑰丽异常。他的身体大开大合,神皇拳一往无前,要将一切轰成渣,这是一种的信念,不畏强敌!

蝎子轻轻一甩蝎尾,一枚针划破空间穿过了定天的神皇拳芒,瞬间临近定天。定天脚踩乾坤步快速闪躲,但是这枚针似乎目标明确,一直跟着定天,而且越来越靠近。

"万古沧桑!“定天一声大喊,岁月之力流转,将那枚针,让其行动一滞,但是这枚针的是圣王境界的兵器,威力不可揣测,将定天的时光之力穿透!刺入了定天的肉身。

这枚针,将定天的灵魂刺头,如同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定天的气势竟然开始萎靡!眼神开始变得空洞,从虚空中掉落下来。

本来一直在下方关注的白衣女子忍着自身的伤势,飞向定天,将即将掉落的定天接住。

那枚针飞回了蝎子的倒钩上,蝎子和中年男子冷冷地注视着白衣女子和他怀中的定天,神情莫名一松。

“把那件东西交出来,否则,我让你死无全尸!”中年男子一声冷哼,白衣女子嘴角被震出了鲜血。

而定天此时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状态,他站在了一座彼岸桥上,桥的两端是个极端的地方,定天身后是一方金色的苦海,金色的海水漫无边际,但却承载着世界的五味陈杂和无尽心酸!而前方是桥的另一端,那里是一片云雾,迷茫不可知,但是他感觉到了生命重新演化的气息,让人迷醉却迷茫!

定天不记得自己是谁,他只是感觉自己来自身后的苦海,却不知他该前往何方,但冥冥中有一种存在在指引着他,前往前方的云雾海,让生命重新开始。

他受着指引茫然地走向前方的云雾海,每临近一diǎn,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融化,生命在倒退,向着自己孩童时变化。

突然,虚空中一diǎn青色光芒闪现,两片混沌青莲叶子从虚无中衍生而出。整个彼岸桥从神秘空间垂落下无尽混沌气,两片叶子演化成一株巨大的混沌青莲,一个女子站在混沌青莲上,看不容,但是她的眼眸透出一丝复杂。

“前方是再一次轮回,你还要再去一次吗?”女子遮盖身形的光华全部淡去,一身白衣,如九天仙女,整个彼岸桥上的色彩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定天本来迷茫的眼神出现了一丝复杂,他体内的一枚紫色印记在开始复苏,全身被紫色光芒笼罩,整个彼岸桥所处的画面被彻底湮灭!似乎这里什么都没有!

良久,当彼岸桥再次出现时,定天眼神又恢复了迷茫,但是他走向的方向却变成了金色的苦海!每靠近一步金色的苦海,他眼神中的迷茫就清减了一丝。当他踏入苦海时,一切回到了现实之中!

在白衣女子怀中的定天身上突然流动出一股神秘的气机,那是令人心悸的轮回!

定天的身体自主地挣扎开了白衣女子的怀抱,立于虚空之中,一扇轮回门自他身下浮现。无尽轮回气将他包裹,一串串神秘的轮回符文在他体内交织演化!

白衣女子眼神中带有担忧,而蝎子和中年男子瞳孔一缩,眼睛紧紧地盯着轮回门上的定天。轮回门中轮回气息将定天包裹成一个大茧。

中年男子和蝎子对视一眼,似乎明白了定天在进行着另一种蜕变,他们见识过定天之前的那种状态,太过恐怖,坚决不能让他蜕变!

蝎子和中年男子冲向前方,要阻断这一切的变化,但是天空上乌云翻滚,一片雷海浮现,竟然出现了无尽的七彩神雷,目标对着定天,本来准备冲上来的蝎子和中年男子眼中出现了一丝惊骇,急速后退。

古老相传有一个时代,那个时代天才弟子妖孽满地走,那个时候的人们都以恐怖的雷霆在淬炼自身,以期望肉身不死不朽!但是那个时代消失之后,就没有人轻易可以引动雷霆,只有到了准帝阶段,才要渡劫!

而今这个时候,一个半神境界招来了雷霆,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本来在天空战斗的海龟和帝族族人都缓缓飞了下来,看着定天,眼中神情出现了震撼!这天资妖孽到了极diǎn。

他们退到了足够远,这种因果不可沾惹,否则会降落对应的雷霆,那可是动辄山川毁灭,海河蒸干的下场。

无尽的雷霆将定天掩盖,轮回门被七彩神雷击碎了无数次,然后不断的破碎重组!轮回气息被七彩神雷劈散开来,而定天被劈散了好多次,而后在涅槃种子的作用下一次次重组!

不久后,定天清醒过来,被雷劈得一阵呲牙咧嘴,这不是普通的雷,而是雷霆中的七彩神雷,威力极大!

定天如今的xiǎo身板也承受不了这样的七彩神雷多来几次,他不得已与雷霆相抗,身后的轮回门飞到他手中,逐渐变xiǎo,化成一枚符文大xiǎo。

他之前在彼岸桥上经历的一切,虽然模糊不堪,无法记起,但是有一diǎn是确认的,他借此悟通了真正的轮回术!一切可轮回,一切可重新开始再来!

他对着即将劈向他的七彩神雷,将轮回门掷了出去,轮回门打开,将七彩神雷打入了轮回世界。但是定天境界太低,随着七彩神雷力量的不断增大,轮回门被撑爆!他眼中出现了一丝惊讶,随即,将自身气势提升到了极diǎn,因为他感觉到半灵境界就在眼前,只剩下一层窗户,需要自己去捅破!

所以,他要孤注一掷!九转功法运转至极限,身体各方面都处在状态。他硬捍七彩神雷,将其导入自身,借此来压迫出自己的潜能,突破到半灵境界!

无尽的七彩神雷涌进了定天的身体之内,劈得他不断碎裂重组。他身体内的各种血脉都在自行运转,甚至江山社稷图和生界中的神秘兵器都流转着神秘的力量在帮助他,将自身潜力释放!

一声大吼,定天将七彩神雷与自身的各种力量相互熔炼,终他身上腾起了无尽光芒,身后四种异象分别展开,立于四方,将他包裹其内。

混沌异象开始清晰,雷云沙海,一朵青莲,一个男子,在一片古老的世界中,让整个混沌异象充满了一种世界气息,似乎那里演化成了一方世界!

一方血色异象竖立着无数的血影,在仰天咆哮,那是千军万马的杀伐之气!

一幅淡金色的画卷,那是帝皇血脉所演化的血脉,画卷之中是一片时间海和无尽的过去与未来。时间海轻轻流动,过去与未来在不断地放映。

,紫色血脉形成的一方异象,居然是一个断裂的时空,似乎那里缺少一些东西,等着自己去弥补!

定天自身进入另外一种境界,他的识海和丹田的四方空间形成了一种奇异的贯通,古今的修炼法体系融合归一。涅槃种子融于丹田的四方空间,随后,汲取四方之力,然后飞入了定天的眉心之中,化成了一个金色的xiǎo人,形貌与定天一模一样。

那尊xiǎo人拥有无尽的威严,立在定天的眉心之中。定天全身泛起了时光的力量,那是自身的元神,是半灵境界的一种演化。

半灵讲述的是与自身灵魂所形成的沟通,古老的传説,半灵境界其实还有另一种叫法——元神境,是修士的第二条命。但是洪荒时代之后,这种法逐渐没落,甚至七界时代然门推演出了一种全新的修炼元神的方法,将元神修炼至肉身的每一处,形成了肉身不灭、灵魂不朽!

定天曾经得到过先祖帝皇赐下古老的修行之法,已经与七界之法两相印证,走出了自己的元神之路,形成了一个金色的xiǎo人。他既算作元神,也具有实体,或许会成为一种全身的生命体,成为一尊分身。

定天在七彩神雷下,发丝飞扬,七彩神雷被四种异象阻隔在外,无法接近定天。他收起了异象,主动冲向了七彩神雷,一拳接着一拳轰向雷海。

雷海大面积地爆炸开来,但是定天也被雷霆劈得肉身直冒烟,他忍着疼痛,以此来淬炼自己的肉身。终,经过无数次的碎裂重组,他的肉身琉璃色泽越来越多,不再惧怕雷霆!

良久之后,雷霆散去,只有定天一个人站在虚空之上,默默思忖。他曾尝试着去调动紫色血脉,但是,如果不动用山河社稷图,根本无法沟通,甚至连异象都没法调动。

定天抬头看了一眼四周,周围人们的神情莫名闪烁。突然天空中的帝族男子缓缓走来。

“愿意拜我为师吗?我可以帮你在帝路上走得更远!”帝族男子如一尊战神,威势浩瀚不可匹敌。

定天一怔,眼前的这个男子强大到了极diǎn,就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气机,让他阵阵心悸,似乎在面对着一个世界一般浩瀚,自身却这样渺xiǎo!

他沉默地思考了一会儿,抬起头对视着前方的帝族男子。

“我有师傅,他们可能没你强大,但是,他们对我在帝路上的指diǎn已经够了。而且,帝路是自己走出来的!靠别人终究是到达不了diǎn,我想,以前辈的实力一定会找到更加合您心意的弟子。”

中年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叹息,随即转身,没有多説什么,进入了虚空之中,就此离开。

而海龟飞到定天旁边,绕着他看个不停,嘴中一阵啧啧称奇:“真是想不到,遇到了一个xiǎo怪物啊!这个时代是怎么了,妖孽到处走。前段时间一个混沌体,搅得整个海族不得安宁。而今又一个同样妖孽的怪物……啧啧……”

定天心中一动,又是混沌体的消息,这个时代真的是风起云涌!传言帝子相继出世,甚至有些天资妖孽到了极diǎn,不弱于同代的大帝!甚至神族,还有混沌体,这样强大的体质同争一世,夺取道果。强如定天这样的天资都感觉到有些压抑!

对面的蝎子和中年人对视一眼,知道情况不妙,想要偷偷溜走。但是一声冷哼传来,蝎子和中年男子全身一震,口中吐出了鲜血,惊骇地发现自身不能移动,被前方的海龟锁定。

海龟转过身看着蝎子和中年男子,眼中出现了一丝鄙夷之色:“你们真为海族丢脸,两个圣王境界都打不过一个半灵境界,开了历史先河,甚至竟然对一个太始镜的xiǎo丫头还需要围攻。

本来今天不会轻易放过你们,但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们赶紧滚,别再这里碍眼。”

中年男子脸上阴沉,但终沉入了大海。蝎子遁向了远处,定天看向了那个方向,他知道那是沙漠的方向。。

柘城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镇坪县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治疗癫痫医院
河南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徐州癫痫病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