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魔装第二一七章双修诀

发布时间:2020-01-25 04:52:33 编辑:笔名

魔装 第二一七章 双修诀

闻香说得没错,任务的雇主确实很漂亮,和梅妃相比,也是不遑多让的,但气质迥然不同,梅妃是妖媚入骨,而那女子冷如冰山,惜字如金,一路走来,极少看到她与人交谈。

苏唐心中有些奇怪,私底下问过闻香,为什么一定要请他们做这个任务,宗一叶给出了答案,他从小到大生活在桃花源罕无人烟的十八盘里,终日与鸟兽为伴,在寻踪觅迹方面有自己的心得,到安水城之后接过不少次与灵兽有关的任务,都很轻松的完成了,所以,他们是看上了宗一叶的能力。

在豹子林中走了三天,这一日傍晚,队伍寻了个有水源的地方扎营,苏来都是甩手掌柜,闲坐在一边,看着众人忙碌。

此次进入豹子林,雇主也来了,还带着十几个武士,武士的首领是一个宗师,也许是上行下效的缘故,他们都很少说话,双方的队伍也不接触,扎营一样各扎各的,互不影响。

苏唐和梅妃没有气息波动,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按理说象他这样的不应该进入豹子林,万一发生点什么,只会成为别人的累赘,不过,对面那一男一女也一样,除了长得漂亮之外,似乎没什么长处。

苏唐有了些感悟,宗师乃至宗师以下,就像是一群孩子,纯真、稚嫩,一眼就能看到底,一个斗士面对一个宗师,明明感应到对方强大的气息波动,还要上去挑衅,那就是自己找死了。

到了大宗师,才算真正成熟,因为懂得如何隐藏自己,也拥有隐藏自己的能力,事态发展自然多了许多变数。比如说,对面那一男一女,他们不是普通人,就是实力强横的大宗师,甚至更可怕,但在爆发冲突之前,没人能知晓他们的实力,而闻香、宗一叶他们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气息,是强是弱,一目了然。

“怎么不去试试。”闻香笑嘻嘻的坐在苏唐身边。

“试什么?”苏唐不解的问道。

“那个啊。”闻香向对面那女子所处的方位瞄了一眼:“看她穿的衣服,还有佩戴的首饰,啧啧……肯定是从大富大贵的人家走出来的,万一你能得手,后半辈子都不用愁了。”

“真搞不懂你们女人。”苏唐无奈的说道:“我老老实实的时候,你非得来怂恿我,如果我真得手了,你又要寻死觅活。”

“谁寻死觅活了?你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宝贝呀?”闻香不屑的说道。

“我只不过是把梅妃当成你,摸一下罢了,你这几天一直是碎碎念啊……我耳朵都要长茧子了。”苏唐道。

说起这件事,闻香没语言了,脸色微微有些发红。

“闻香,麻姑草你带了吗?”苏唐转移了话题,诛神殿的那个婆婆掌握着不少诡奇的毒诀和毒术,大部分都随着她的死亡而失传了,但有两种威力极强的毒术,闻香曾经被迫学习过。

一种是销魂香,就是婆婆经常在香炉中点燃的东西,吸入烟气后,毒素会在几十息之后发作,浑身发软,动弹不得,不过闻香只知道配制销魂香需要什么药材,具体的比例就不清楚了,还得以后慢慢摸索。

另外一种更霸道,叫双合软骨散,由清心液和麻姑草组成,清心液可以醒脑提神,对人没有害处,但服用清心液之后,再嗅到麻姑草的烟气,清心液就会立即变成剧毒。

销魂香对宗师级的修行者影响不是很大,而双合软骨散的威力要大得多,的缺陷是,用毒的方式太过局限,根本无法在战斗中发挥作用。

当初闻香提起过之后,苏唐就对双合软骨散产生了好奇心,还向闻香要了一些清心液。

“带是带了,不过那些人看得很紧,我根本没机会下手。”闻香道,她以为苏唐也看出来了,那些人的作风有些诡异,所以想把清心液的毒下进去,如果合作愉快,那还好说,如果出现意外,她就会燃起麻姑草,杀人于无形。

“带了就好。”苏唐道:“对了,这几天你总和梅妃混在一起,鬼头鬼脑的,都聊什么呢?”

“你才鬼头鬼脑的”闻香没好气的说道,随后脸色又一次变得发红了:“我问她一些灵诀的事情。”

“你练的是生死决,梅妃能明白什么?”苏唐奇道。

“我……问她一些双修诀……”闻香的脸色愈发红了。

“这样啊……”苏唐大喜,眼睛都笑得眯成一条缝,说实话,闻香什么都好,就是在床上不大放得开,他每次想换个新奇些的,闻香都会拒绝,敢硬上,只有被一脚踢飞的命,现在知道闻香想学习双修诀,正合他的心意。

随后苏唐发现闻香的眼神有些不善,立即反应过来,他笑得太露骨了,急忙端正脸色,于咳一声道:“我支持你,支持还有……如果需要我做什么配合演练的话,你尽管来找我……”

“你去死吧”闻香抬手就给了苏唐一拳,她的脸红得厉害,再坐不住了,正巧那边宗一叶在招手,闻香立即站起身,快步向宗一叶那边走去。

苏唐盯着闻香扭动的小蛮腰,心里直发痒,也不知道闻香学到了什么,应该找机会使劲试试……

就在这时,一个雇主那边的武士走过来,走到距离苏唐七、八米远的地方,用长刀砍树。

那棵树差不多有海碗粗细,十米左右高,按理说只是简单的扎营,没必要砍这种树。

虽然那武士站在苏唐的背后,但苏唐有小不点,借助周围的植被,他能清晰的感应到对方气息的焦点所在,也能感应到被砍的那棵树,茬口的深度和角度。

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出现在苏唐嘴角,他抬起头,向梅妃招了招手。

梅妃立即走过来,很恭敬的说道:“主人,您找我?”

“坐下。”苏唐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啊……”梅妃很吃惊,不由自主回头看了看闻香,又转过来看向苏唐,她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一直和她保持距离的苏唐会说这种话。

新宾满族自治县人民医院
枣庄市立第二医院怎么样
桂林治疗阴道炎费用
张家口市妇科医院地址
无锡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