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话剧】杏林花开_a

发布时间:2020-01-17 04:19:52 编辑:笔名

角色:

王国医(中医一名)

徒弟(杏子)

病人张

病人群众(若干名)

医师赵某(一名)

老师(一名)

同学(若干,其中包含一男一女要求郎才女貌,胖/矮同学一名,以及王国医大学时期扮演者)

朗读者(若干,穿上白大褂),医生和病人各一名(表演型)

道具(暂定):桌子一张,玻璃杯一瓶,杏花苞一个、杏花若干束。

开场:

(王医生带着徒弟上台)

王(装作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用手指着观众席):都说生活不好讨,那是因为没有在坐的人品好,都说病来如山倒,那是因为没有我神医来治疗,经过我的妙手回春那是……

杏子(紧接着补刀,双手支开,表示无可奈何):保证你站着的能坐着,坐着的能躺着,躺着的能……

王(生气地拍了一下杏子的头):说啥呢,怎么那么不会说话呢?!昨晚没看我给你的电子书啊?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二十一世纪文化重要,干哪一行都要看书尤其是电子书!

杏子(疑惑):为什么是电子书呢?

王(得意洋洋):这你就不懂了吧!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电子书是人类进步的电梯!

杏子(面无表情的迎合):哇哇,不愧是我师傅,厉害厉害。

王: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扁鹊不是飞的……

杏子(补刀):师傅不是当炮灰的。(停顿)

王:想当年,我上拜师于张仲景,帮助他老整理《伤寒杂病论》。

杏子:师傅你咋还活着呢?

王:下修行于神农,替他尝尽世间百草。

杏子:师傅你属牛的吧。

王:自通《黄帝内经》,打通任督二脉。

杏子:师傅咋不会降龙十八掌呢?

王:武功早就自废了啊!

杏子:为什么呢?

王:一激动,把作者打死了。

杏子:啊啊啊!师傅!你干掉了黄帝?

王:所以后面只有《难经》了。(唉地叹气一声,自责。)

杏子:师傅你可真是千古罪人哩!

(砰,砰——突然,敲门声响起)

杏子(欣喜):师傅师傅,有病人了!

王:请进!

(病人张某坐在医生对面,杏子在一边做笔记。)

王:哪里不舒服?

小张:肚子疼的快不行了。

王:你早上都吃啥了?

小张:菠萝包,油条,混沌,豆浆,炸春卷,火腿,蛋糕,还有……

王:你也太能吃了吧,早餐都吃那么多,不用想了,肯定是吃坏肚子了。

小张:医生,刚才我说的那些,我都没吃到,我老婆全吃了。

王:你老婆也太能吃了吧。那你吃了什么?

小张:我把老婆买回来的早餐都过目一遍后,我发现我就喝了一口水,肚子就突然痛的不行了。

王:哦,看来是急性阑尾炎了,去检查,然后做手术。

小张:喝水也得阑尾炎?

王: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要相信医生的诊断,作为一个医生是不会误导病人的。

小张:医生,一个人有几根盲肠啊?

王:一根啊,难不成你有两根?(王端起杯子喝水)

小张:医生你猜对了,我有两根。前年我刚把盲肠割掉,还是你做的主刀医生,如果我没有两根盲肠,一会拿什么让你割啊?

(王喝下的水全喷出来了。)

王:你怎么不早说?

小张:医生,你也没问啊。

王:你这个态度要不得哟,病人要主动和医生配合,要知道身为医生的我们。每天诊断那么多的病人,总有疏忽的时候,这个时候就要作为病人的你们主动提醒了。

小张:我晓得了,我三岁得了小儿感冒,四岁摔伤,五岁拉肚子,六岁又感冒,七岁接着感冒,八岁还是感冒,九岁出水痘,十岁接着又感冒,十一岁……

王:停,我要你配合,不是要的把你小时候的生病史全交代出来。

小张:医生,我又错了?

王:嗯,我也知道太勉强你了,默契也不是一天就能培养出来的。

小张:医生,这个病不能说有就有的,要我天天生病再来和你练默契,这个难度也太高了点。

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在侮辱我的职业操守。

小张:医生,我完全没这个意思,你不要理解错误啊。我为了配合你,我都在想有什么办法天天生病了。我容易嘛我?

王:好了,不废话了。刚才我用了转移视线法和排除法。你看你是不是一下子忘记肚子痛了?

小张:神了,刚才光想着怎么和医生你培养默契,真的忘记肚子疼了。医生你太厉害了!您贵姓啊?

王:你问这个干嘛,我这人一不收钱二不收礼,做事一向公私分明,但如果你叫我一声大师,人家不会介意的啦!(猥琐一笑)

小张:大师!

王:我姓王,名国医。

小张(大声惊呼):国医大师!!!

(刹那间,在外面坐着的病人闻风而来,纷涌而至,你推我挤。)

第二幕

(伴奏响起。插入背景音乐)

王(激动):杏子!

杏子:在!

王:启用你的电动小马达。

杏子:师傅,我又不是机器人。

王:没事,为师做你的发电机!吱——(学习机械发声)

看病队列排成长龙,群众演员上场,看病飞速进展,杏子在一旁猛开药方。

病人甲:大师!我的大师!我腿疼!(做捂住右腿状)

王:贴膏药!下一个!

病人乙:大师,我眼睛疼!(做捂住眼睛状)

王:上眼药!下一个!

病人丙:大师,我胃疼!(做捂住肚子状)

王:吃胃药!下一个!

病人丁:大师,我头疼!(做捂住脑袋状)

王:止疼药!下一个!

病人戊:大师,我蛋疼!(做发抖状)

王(瞬间愣住):肾宝何在?

……

(这时,真正的大师出场,音乐声停。)

赵大师(面向观众):听说近这里来了一名国医大师,医术非常了得。可是据我了解,同道里没这一号人物啊,待我去探个究竟!

(赵大师挤了半天,终于来到王面前坐下,气喘吁吁。)

王(略做观察):哮喘喷雾剂!下一个!

(众人连忙把赵大师推下去,赵慌忙中拉住王的袖口)

赵:你还没问我什么证呢?

王: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啊,没听过望闻问切吗?你气喘吁吁,不是哮喘是什么?快快……下一个……

赵(顿时愤然,拍桌而起):望闻问切也是你说的?知道其真谛吗?望而知之者,望见其五色,以知其病。闻而知之者,闻其五音,以别其病。问而知之者,问其所欲五味,以知其病所起所在也。切脉而知之者,诊其寸口,视其虚实,以知其病,病在何脏腑也!(流畅)

王(愣住):先、先生尊姓大名?

赵(不屑):鄙人姓赵,至于名字,不足挂齿,杏林漫漫,你好自为之。

杏子(不满地站出来):你对我师傅什么态度?不就会背几句《难经》嘛,医之纲领,是个医家都懂!

王:闭嘴。

杏子:我就不!听好了!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险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朗诵要求高)

赵:不错不错,姑娘芳名?

杏子:本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杏子是也。

赵(对着王):你有一个好徒弟。

杏子:我有一个好师傅。

赵(疑惑):他哪里好了?

杏子:给我买薯条啦、薯片啦、汉堡啦、炸鸡啦、可乐啦、骨肉相连啦……

王(急忙堵住她的嘴):别说了。

赵:搞了半天就是带你去吃肯德基啊!

杏子:怎么滴,不服啊,本姑娘就是一吃货!

赵:你跟我走,我请你吃麦当劳。

王(笑):可笑,我的徒儿怎会这点诱惑所……(话还没说到一半)

杏子:好啊好啊!

王(连忙叫住杏子):等等,我带你兜风,炫酷的摩托车之旅哦。

赵:我带你环游世界,用我昨天刚买的劳斯莱斯。

王:我带你坐热气球。

赵:我带你坐飞机。

王:我带你坐火箭!

赵:我带你坐太空船!

杏子:停停停停!怎么越说越离谱了,别争了,我又不是小狗呢,说跟哪个走就跟哪个走的。作为医生,我们应该恪守本分不是吗?

(王赵两人顿时惭愧。)

杏子:巴啦啦能量,回到过去!变!(做出使用魔法样)

王赵(同时):唬谁呢!

(突然,一股奇风袭来,王赵两人渐渐回到过去。)

第三幕

(杏子退场,转至大学阶段的校园场景。这时候背景音乐响起,呈现出时光倒退之感。)

(老师,同学上场,形成一种画面,作为过渡,看具体安排。王国医穿行于人群当中,寻找以前的自己,赵大师陪同。)

(对话开始,背景音乐停。)

王:哇塞!我不是在做梦吧!感觉回到以前了。

赵(对周围的人左顾右盼):他们看不到我们吧。

王:应该。

赵:母校啊。

王:母校呢。

(两人感慨一番之后,突然觉得不对劲,安静片刻后)

王赵(指着对方齐声大呼):你也在这上学?

赵:真不知道你是如何毕业的,我倒要看看这里面哪个是你。

王(指着其中一个帅哥):这个。

赵(摇头):不可能,这个吧。(说罢,指着一个小胖/矮子。)

王:就是这个(再次指回帅哥。)

赵:不不不,肯定是这个啦!(指回来小胖/矮子)

王:这个!

赵:这个!

(两人反复较劲,指来指去,帅哥和胖子受不了了。)

两人齐声呼喊:老哥们啊!我们群众演员也是有脸的,别指来指去了,配合点行不?

(尴尬过后,老师出场)

王(来到老师旁,说):想当年,我就是梦想成为这样一个人。

赵:像现在,哥已经成为了这样一个人。(王忍。)

(这时背景音乐响起,男神和女神同时在老师这上课。)

王:那些我曾经追过的女孩啊!

赵:那些我曾经甩过的女孩啊。

王:你!!!

赵:我?

(王再忍)

(接着,女神和男神坐在一起上课,不禁勾起了王国医的回忆。)

王:这口狗粮,真的是……

赵:好吃吗?

王:唉,像我们这种单身狗不得不吃啊!

赵:是啊,像你们这种单身狗不得不吃呢。

王:哈?搞得好像那时候你有女朋友似的。

赵:要是我说有呢?

王:我!

赵:我什么?

王:我,我就把这个桌子吃下去。

(这时,上课的女神对男神说:“阿赵,阿赵,这题怎么写?人家又不会啦。”)

(打脸,此时观众应该起哄了,王无比尴尬。)背景音乐停。

王(气愤):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别跟着我!

赵:再好不过了!(挥袖,两人分别走向观众席的两边)

王:唉,看到那对狗男女我不禁想起以前暗恋的女孩了,你说我写了那么多封情书,为啥人家一次都没回我呢?

赵(另一边):妈的,不知道是哪个傻叉天天往我书柜里塞情书,一次比一次肉麻,真是智障。

王:我索性运用比喻手法写了一封告别信。

赵:有一天我女朋友不禁意间打开我的柜子,看到信后,第二天就和我分手了,过后我把信拆开一读。

王赵(两边一齐大声说):虽说无法和你在一起,但是你留下的种子还在我这里,愿它慢慢长大,化成我们美好的回忆!

(听到声音,两人赶紧靠拢。)

赵:靠!是你?

王:我?

赵:看我抽你。(做出打人的样子)

王:别别别,兄弟,有话好好说。

赵:算了,就当两清了吧。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王(松一口气):对了,杏子呢?她去哪儿了?

赵(认真):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还不明白吗?她已经走了。

王:什么?她还没出师呢!

赵:我呸,就你那医术?你难道真的觉得你那两下子真可以治这么多人?那个叫杏子的姑娘一直在你旁边帮你写药方吧。

(王开始恍然大悟)

赵:你是怎么遇见她的?

王:我之前就没见过,只是时光倒流,回到这儿,我有种熟悉的感觉。

(赵拍拍王的脑袋)

王:怎么了?

赵:你快看!

(这时画面转至一个男同学 实际上是王大学时的样子 ,蹲在地上,拾起一片快要枯死的无人问津的杏花苞,然后将其泡在水里。)

赵:那个人是你吧。

王:是,其实那个时候我很笨,也没什么朋友,一心只知道学习,心想着学好就能救更多的人,我的爷爷就是死于一场大病,人老嘛,总要离世的,可是不久我的父亲也去世了。

赵(诧异地看着王):难道?

王:没错,家族遗传病,我们家族的大部分男性都活不过五十岁。

赵:知道原因吗?

王(摇头,叹息):不知道,所以,就想当个医生,好好研究一下呗。

赵(紧接着补充):但是由于社会现实,迫于生活压力,本来只能活这么长,与其做出什么成果倒不如多赚一点钱,在短暂的生命里图个安逸,我说的对吧!

王(苦笑):我有说你错吗?所以,我是个应当被鄙视的人。愧对先父,愧对恩师,愧对祖宗,活成了一代庸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愧对社会的托付啊!(深深的自责)

赵:这也不能完全怪你,这个世界很大程度上促使你不得不这么做,刚开始只是抱着侥幸,不知不觉中对这种侥幸便习惯了。挡也挡不住。

王:回去以后,我可能不会再当医生了吧,真的很累,要不是有杏子在,我可能早就要吃官司了,住监狱也说不定。你是个正直的人,不要走我的老路。

赵:我会的。

(就在王准备离开时,朗诵声突然响起,王止住脚步)(朗读者读医学《三字经》)

(医生和病人的扮演者上台,扮演良好的医患关系。)

(背景音乐渐渐响起,要求手动操控,在杏子说话时,朗诵声与背景音乐同时停止,伴舞者渐渐走来,一朵朵杏花遍地绽放。)

杏子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很久很久以前,我被一个不起眼的男生救下,他,就是我的师傅。

杏子(声音渐大):我跟随师傅从医报恩,这一跟就是十年。

杏子:十年里,师傅总是骂我傻瓜,其实他自己是的傻瓜,每次都把药方搞错。

杏子:但纵使他这么傻,这么笨,我还是愿意他做我的师傅,给我吃垃圾零食,给我吹他那不找边际的牛皮。

杏子:师傅是一个善良的人,善良的到了自责的地步,我不会告诉你每次看完病后他都会私下里询问病人的后续病情,也不会告诉你们每次我抄完药方,他都会快速检查一遍。

杏子: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教会了爱。如何去爱每一个病人,那种真正的不求回报的爱,所以呢?我的师傅,我也爱你,今天我离你远去,我的爱暂放你心里。谢谢你,真心的谢谢你,我亲爱的师傅,哪天你回到杏林,我会重新与你相遇。

喜欢你了!!!(背景音乐继续响起,正好是。所有表演者捧着杏林花站在台上,围住王国医,此时舞台要达到震慑效果,使得观众沉浸于情感氛围当中)

王止不住眼泪。(做捂眼状)

(全剧终)

共 521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医生王国医医术平庸,但他却自命清高,认为自己的医学理论有独到之处,每次行医时,王国医的得意弟子杏子时常帮他纠正。王国医自查自究,扪心自问,有时为自己的失败而失意,感觉愧对社会的托付而陷入内疚,但却为身边有细心的杏子姑娘而自豪,他因此也减少了贻误病人病情的机会。其实,这段善缘其中牵涉到一段过往经历。十年前,杏子被一男生搭救,此人就是王国医,为报师恩,杏子选择留在师傅身边,跟随从医十余载,帮师傅纠正许多错误,也算是一种感恩,更是一种对人生的敬重。剧本立意深刻,语言活泼有趣,人物情感丰富,形象鲜明,佳作,推荐赏阅!【编辑:箫音依依】

1 楼 文友: 2018-07-10 15:49:17 拜读老师精彩的剧本,期待再次赐稿,祝创作丰收,佳作继续,问好夏安!

2 楼 文友: 2018-07-10 21:40:21 好很好很好好很好很好很好很好很好很好

消肿止痛的中药有哪些
下肢深静脉血栓如何治疗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好使吗
四磨汤是否适合婴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