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御毒问天第255章大混乱

发布时间:2020-01-26 10:35:20 编辑:笔名

御毒问天 第255章 大混乱

“奴才,你可知你在说些什么?”秦迎宵望着云书那愁容满面的样子,竟在这一刻有了丝毫的惊讶,想不到此人看到这火球从天而降的画面不仅没有被吓得瑟瑟发抖,竟然还在这个时候问出这么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问题。

何为地庸?乃是世俗人们眼中如同神一般的强大存在,高不可攀,令人望而生畏,举手投足之间便可让天地变色,让城池催垮。

这便是地庸!

一般人甚至连喊出这个称呼都会感觉到内心压抑,此人竟然如此坦然的说出了这个词。

云书被对方的那一句“奴才”说得有些内心不悦的,但还是压抑住了自己的怒气,他十分郑重的又说了一遍:“可有地庸?”

秦迎宵似乎是怒了,盯着云书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无权知晓!”

“轰……”话音刚落,那一名冲出人群个接触落地红球的人瞬间便是被化作黑灰炸向天空,而那一个落地红球便如同是被唤醒的野兽一般突然红光大涨,以它为中心,土地竟然如同波涛一般开始向外荡漾而出。

波纹触碰金光城,从城墙开始土崩瓦解!

所有人惊呼一声,开始骇然撤退而出,只见那波纹所过之处,所有房屋尽数崩塌,众人一退再退,恐慌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而在这时,那落在城西郊外的巨大红球,突然又迸发出了一股惊天动地的气息,红球之下,迸射出一团火光,随后赤红的光芒如同涌泉一般的喷射而出,冲向天空,洒向四周。

一时间,金光城内下起了一场火焰雨,这落下的东西,都是岩浆!!

近乎是一瞬间,大片的金光城已经是火光四起,惨叫声与哭喊声混成一片,所有人发疯了一样的开始逃命。

见到此情此景,站立卦息山上的云书等人虽然未曾受到波及,但也着实被吓得不轻。

整座秦家府邸已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这究竟为何物,为何如此恐怖,好似太阳落地,全城都危在旦夕。”

云书喝道:“所以我才想要问你,秦家乃至金光城内,可有地庸强者在!!?”

秦迎宵似乎猜到了什么,身躯立刻一闪来到了云书身边,怒目凝视狠狠的问道:“这东西,你见过不成?听你言语,似乎对其知晓不少信息。”

云书迎上对方那充满怒意与威压的气息,咬牙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倘若没有地庸,还是速速逃命去吧!!”

“奴才,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

秦虞儿见这两人如同针尖对麦芒一般,立刻又挤到了两人的中间,喊道:“三姑姑,先别吵了,现在还是快些去找爹爹吧……”

“虞儿,你不知道……”秦迎宵才刚想说话,却发现远处那红球又生异样,这一次是红球融化在地,逐渐的幻化出一个三丈多高的巨人,巨人全身好似披着一条湿漉漉黏糊糊的披风,全身不断滴落岩浆,竟是用那模糊的脸型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对着金光城发出一声模糊的咆哮。

秦迎宵见状,暗道不好,也不顾云书的死活,立刻拉着秦虞儿迅速朝着远处飞遁而去。

云书见状不由怒喝一声:“臭女人!!”

这一声叫喊似是被那白衣的女人停在了耳朵里,只是她回头怒目而视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团巨大的赤红岩浆飘洒而落,近乎是笼罩了大片的卦息山西侧,秦家的府邸已经是大片的被其所笼罩。

“不高兴!!”秦虞儿才转头,便发现云书已经是被这炽热的岩浆所笼罩,脸色顿时惨白,立刻喊道:“三姑姑,快去救救她,还有……还有……”

秦虞儿很想说那恼人的表哥还挂在那树藤之上,可惜这个时候根本由不得她开口,秦迎宵立刻打断了她的话说道:“虞儿,此人有问题,若是死了倒也罢了,倘若没死,也定要将他抓起来好好的问个清楚!”

“可是三姑姑……”在秦虞儿的惊叫声中,她被逐渐的带向远方。

秦家上下,如同沸水一般的吵闹起来。

山上山下尽是火焰,在这一刻竟是无人能够敢于去面对那三丈岩浆巨人。

而在一处怒火烧山的土堆当中,一名青年男子脸色发青,自言自语的说道:“为什么会成长到这等地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留下的那些药材,理应不会养出这般强大的蛊虫才对。”

这一蛊虫完全已是化作巨型妖兽,云书原本留下操控他的那一点精血已是微不足道根本不足以控制它,这以蛊虫,凡品之内手,唯有地庸可拦!!

“该死的混账!!”云书立刻将山水扇打开,一条黑蛇钻了出来,看到四周火光冲天不由惊呼:“小子,这是怎么回事?放火烧山,牢底坐穿懂不懂?”

“滚!”云书没好气的喊道:“老子的计划全泡汤了,铸心毒药,还有你的那些宝贝,恐怕因为这个东西全都要不翼而飞了。”

“啥!!?”鸣蛇脸色顿时狰狞起来,望向那个三丈熔岩怪物喊道:“干它!!!”

云书一把又将鸣蛇拉了回来,开口说道:“算了,不是地庸就别去凑这个热闹了,我们先去离开此处,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说,我们二人性命相连,倘若其中一人出事,另外一人的寿命就全都毁了。”

鸣蛇气的七窍生烟,但却对此丝毫没有办法只是对着远处骂了一句:“这么大一个城,连个地庸小毛头都没有?”

也仅有鸣蛇可以把地庸称之为小毛头了吧?

云书惨笑:“先走吧……”

鸣蛇听闻云书说话的声音戛然而止,不由一愣,随后从他的头顶飞了下来,突然发现此人的表情竟然是木讷无神,好似着了魔一般的一动不动。

四周的火焰逐渐的燃烧而来,鸣蛇身上的鳞片层层抖动起来,怒喝一声:“奶奶的,是谁胆敢用精神力攻击老子兄弟!!?”

说罢,鸣蛇突然开口鸣叫一声,声音响彻天地,如同一口洪钟敲响在山巅,荡漾向了全城。

所有的火焰在顿时被钟声所激荡,吹拂去一个方向,好似草原的青草被大风所吹拂压低身躯一般。

全城的惨叫与哭泣在钟声当中被洗礼,所有人不约而同的一愣,竟然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秦迎宵不可思议的转头,望向远处,虽然看不到具体,但着实的是被吓了一跳,方才那一钟声,哪怕是她都有了片刻的精神荡漾,险些不受控制的惊叫出声。

怀中的秦虞儿也是一片茫然,好似傻了一般没了反应。

“吼!!!”三丈高的熔岩妖怪在钟声振荡当中全身爆裂出无数的火光,一时间脚下一片到达区域尽数被岩浆所笼罩,这一怪物也终于单膝跪地,在原地停止了下来。

再看云书,此时已是双眼清澈如水。

鸣蛇喝道:“小子,怎么样了?”

云书转头,望向了城南那一巨大的白头山,不可思议的说道:“怎么会这样,林横?”

“什么林,什么横?”

云书将身上象征着杳音门的木质令牌拿了出赖,又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远处的白头山,喊道:“前辈,与我去一趟!!”

“什么,小子,你要去做什么?”

“去了便知晓。”

“好!!”鸣蛇再无废话,立刻幻化出两丈身形,好让云书骑乘他的身上飞向极远处的一座高耸入天穹的巨大山峰。

几乎就是鸣蛇划破夜空的同一时间,秦府的第四园内,那一处绝壁的枯松之上,迸射出一道璀璨绿光,有一名身穿绿色长袍的男子在树枝末梢生长而出,身躯迎风便涨,片刻与山比肩,开口对着远处的熔岩怪物喝道:“妖物,受死!!”

深圳远大医院怎么样
天津市天和医院
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温州市癫痫病医院在哪
上海治疗宫颈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