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流年分离试验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52:27 编辑:笔名

一   江风正在走神,第11分钟,小白鼠突然像张弓一样绷起来,他立马支起身,屏住气息,盯紧小白鼠。   小白鼠抽搐不停,黑眼珠斜在眼睛一角。以前用药,小白鼠挣扎几下就没反应了,放回笼子,萎一天半天,要么又欢蹦乱跳,要么又死掉。今天这是什么情况?江风心咚咚跳,嗓子干得冒烟。   这些年,操作重复、结果重复,刚才还在想,老没结果,这试验放掉算了。没想到,阴差阳错的试剂,倒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第17分钟,小白鼠棍子似的一挺,随即瘫软在架子上。死了?江风抬起屁股凑上前察看。真死了。他心里一黯,想这错配的试剂毒性够大。   唉,高级职称又没晋上。嘴上再说无所谓,内心里咋能不急?急生躁。江风为自己的失误做总结。   他靠回椅子,把眼镜丢在台面上,两指开始掐捏鼻梁根。刚才配制试剂时,被职称的事搅得心浮气躁,手一抖,C液多吸了一半,原本玫红的液体变得荧蓝。本想扔了重配,却被一股气鼓着,转身注入小白鼠的血管,结果……结果又白白害了一命。   江风沮丧,把鼻梁根掐捏得更紧,想院长这次是真急了,又在催他。老师,您还是赶紧把那试验结果拿出来吧,高评委那儿怎么也得有个交待。他把心里的话嘟哝出口,能拿不拿,我有病啊。   脚边传来悉索声。江风歪脑袋寻着声音看过去。暗红紫黑,一截变质的腊肠趴在垃圾桶沿儿。他忙拿过眼镜戴上,仔细瞅。   腊肠脑门上有一点蓝色油墨,那是每次试验前,他为小白鼠做的记号。是刚才死掉丢进垃圾桶的小白鼠?江风脖颈子一震,推开椅子想凑近再看,腊肠已翻出垃圾桶,哧溜哧溜,钻到实验台下。   江风顺手操了拖把,往实验台下捅。不见腊肠。他匐下身子,偏头往实验台下瞅。一通折腾,再不见那截腊肠。      二   “分离试验”四年多了。刚开始,研制试剂、伺弄小白鼠,江风蛮有信心。他想用“分离试验”搞出点硬东西。   从理论上推论,“分离试验”该有结果,可小白鼠一只只死去,几年了,癌细胞一粒也没分离出来,他不得不质疑是他的科研设计本身出了问题。   分离癌细胞的念头由来已久。每次看着显微镜下那些奇形怪状的癌细胞,江风就想伸手把它们拎出来。好好的人体细胞,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变异?他想跟这些诡异的家伙较较劲。   他是这么设想的。在癌细胞进入血液“播种”的时间,用一种药剂把它们分离出来,引种到肠系膜,然后用手术刀轻轻地一剜……哼哼,一网打尽!   院长听了,两眼放光。老师,就知道您非等闲之辈!江风心里像支起了火炉。回家说给江心,她却不以为然。医学界多少“大牛”在盯着癌细胞捞诺贝尔医学奖,你别想得太简单。   江心把能搞出硬家伙的人叫“大牛”。江心主攻心血管病,今天这讲学、明天那会诊,在本地区也算名士了。她说“大牛”,江风嗤嗤一笑,问那你是什么牛?江心撇撇嘴说,自己不过是江耗子,小打小闹。江风心想,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院长显得比他急。老师,您再不出成果,再不晋正高,我真帮不了。江风呵呵冷笑。你不会也想我以资料推论资料,拿些水货去蒙混过关吧?   院长是他带教的。当年进科时,这个硕士生完全是个“生瓜蛋子”,离开书本什么也不会。江风手把手,一不小心带出个院长。   像个玩笑。院长也觉得像个玩笑,说学生都院长、都主任医师了,老师还是副主任医师,以您的临床成就,不该。江风鼻子里一哼。我就是搞不来那些没科技含量的水货!   可每到职称评审受挫,小想法还是在心底一拱一拱的。干脆把这些年手术台上的积累,也以资料推论资料,搞成科研,搞部论著,先把正高晋了再说。   可往手术台一站,江风又嘁自己,哪个医生不是这样干活,干活就算科研,那这个高级职称也太水了。   可……可今年医院出台了新规定,中层领导聘任,要么是博士学历,要么是主任医师。他两不挨,唉!   难怪院长跟他急。江风扁扁嘴说,谁喜得当你个破主任。话是这么说,晚上,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一把子年纪还副主任医师,确实也不是啥光彩事,要是再被撸了主任,脸往哪搁?十五到初五,把肥肥的月亮望成瘦瘦的一弯,江风决定动手“分离试验”。     三   可几年过去,屁结果没有!白炽灯白亮的光,小白鼠一样塞满实验室,爬满他的心,江风感觉格外郁闷。   今晚又是毫无进展,江风“去意已决”。去他的,把这破试验放掉算了。可临到出门,还是忍不住回头环顾。   那一本本试验记录册,那高高低低的试剂瓶,那一笼笼不知死期的小白鼠……几年的工夫,就这样白白放弃?突然,脑海里扯亮一道闪电,他快速移步到台前,翻翻试验记录,拿出几瓶试剂,C剂多吸一半,又得到一管蓝荧荧的液体。   又一只小白鼠被固定在架子上。这个小白鼠被他诱导,得了脑癌,右眼膨出,鱼面鼠身的样子。江风稳住手,找准血管,推注试剂。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反应,第17分钟,小白鼠一动不动。江风拔拔小白鼠,见没反应,把它从架子上取下,放回笼子。他拖过椅子,坐在笼子前。   小白鼠眼皮快速眨动。江风的心提起来。第21分钟,小白鼠开始抽搐。第29分钟,小白鼠变得紫黑,像截变质的腊肠。   江风盯着腊肠,腊肠盯着他,一对麦粒大小的眼睛,凶光扎人。   他拿把镊子探向腊肠。腊肠猛地跳起,咬住镊子。他一惊,猝然收手。什么情况!江风盯紧腊肠,脑子高速运转。   腊肠上窜下跳,头撞爪子扒,像在跟假想敌搏斗。江风目不转睛,暗自推论。是分离出来的癌细胞?那直接灭掉!不……不对,灭掉腊肠,小白鼠也死了。不对,程序不对,结果也不对。他高速运转的脑子被卡住。   腊肠又是一跃,冲向笼顶,正又撕又咬,忽然爪子一松,掉下来。江风看眼表,又盯住腊肠。腊肠仰面朝天,四爪紧蜷,浑身抖动。鱼面鼠身,腊肠又变回小白鼠。   江风惊得眼镜滑到鼻尖上。这是什么情况!看看时间,小白鼠变腊肠、腊肠变小白鼠,整个过程三小时四十三分钟。   边做记录,江风边想,这试剂神经毒性很强,就把它命名为G试剂吧。   再看小白鼠,泥一样瘫在笼子一角。他拍拍笼子,小白鼠撩撩眼皮,没动。怎么不发飚了?他心里嘀咕,戴上手套,手探向小白鼠。小白鼠爪子收收,没挪地儿。   江风把小白鼠拎出笼子,重新固定在试验架上。打开聚光灯。打开头盖骨。菜花红灿灿的,生机盎然。   折腾半天,屁变化没有!江风感觉自己被愚弄,不由恼怒,刀尖挑向菜花。血溅起,溢开,小白鼠真的死了。      四   瞅着血呼拉拉的小白鼠,手术刀当啷掉在地上。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江风跌坐在椅子上,半天回不过神。   叽喳叽喳喳叽……一阵鸟鸣将他唤醒。鸟在叫早,说明天快亮了。江风两根手指伸在镜片下,揉揉眼睛。地下室窗户小得像个洞,洞外,还是青黑一片。   试剂配比变了,试验结果也变了。小白鼠变腊肠,腊肠变小白鼠。一切在变,癌细胞却依然如故。分离出来的不是癌细胞,那……那截腊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太阳穴突突跳,眼睛生痛,江风起身走出实验室。   天光朦朦,路灯似一只只戏谑他的眼睛。你能,你的硬东西呢?江风憋闷难耐,猛进猛出几口气。沁凉的空气灌进肺里,他一阵呛咳。   打开家门,走廊的光亮和自己的影子先挤进门。反手关门。光亮没了,影子也没了,黑暗中,也没有熟悉的轻问,回来了?   几年了,江风天天半夜三更回来。江心天天问一声,又睡过去。真是羡慕她的好瞌睡。自从搞上“分离试验”,他再没睡过几个好觉。   有时吵醒江心,她嘟哝他,不就是搞个项目晋职称嘛,较哪门子真?江风气杠杠的,说我乐意!江心继续嘟哝,攻克癌症是“大牛”的事,你何必白白耗掉时间,错过职称、职务。   哪壶不开提哪壶!江风气得说话更像棍子。不当主任、不晋正高能死人嘛!江心慢条斯理地说,不会死人,会丢人……   江风吼起来,你风光你的,我丢我的人,关你屁事!越想越生气,困得要命,却怎么也睡不着。   今天也是。快一天一夜没睡,脑子都木了,还是睡不着。就想睡。就想跌进睡的深井。   不知什么时候,还真跌了进去。自己跌进去,鱼面鼠身的小白鼠、红灿灿的菜花也跟着跌了进去。自己、小白鼠、菜花,漂浮在清粼粼的井水里……   说醒就醒了。不管睡多晚,多少年,每天都是这个时间醒来。江风起身,感觉头懵懵的。他用凉水呼拉一把头脸,打开冰箱。冰箱空空的,他才又想起,江心出差了。   院长培训班,半年时间。不就是个副院长嘛,用得着这么郑重其事地学。嘁!扁扁嘴,江风出门上班。   这学生真笨,这么说那儿指,还是搞不定。理论上一套一套的,两年了,手下还是不利索。江风不高兴,肘子一碰学生说,我来。   剥离组织,剔除菜花,清扫淋巴结……手术刀轻巧移动,情绪也变得轻快,什么主任、什么正高,去他的。      五   可下了手术台,轻快又被昨晚的实验占去。江风向总住院医交待,没要紧事别叫我,就又窝进实验室。想到“窝”,他丢自己个白眼。不能光明正大地做事,可不是“窝”嘛。   试验的事只有院长和江心知道。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在搞试验。等搞出硬东西,好好震震那帮玩资料推论资料的“牛皮专家”。   可四年,一无所获,江风真有些急了。前些天院长又在催。江风真想冲院长吼,我傻啊,不想保住主任职位,不想晋升高级职称!   又一只小白鼠被固定在试验架上。小白鼠肝癌、肺癌、骨癌,几天没吃东西了,奄奄一息。   推注了G试剂,江风把小白鼠放回笼子。相同的时间,相同的过程,小白鼠变腊肠,腊肠变小白鼠。   这次不同的是,腊肠变回小白鼠,还不等他解剖查看“菜花”的长势,就死了。是真的死了,身下一泡屎尿。他把小白鼠在水龙头上冲净,开膛破肚。   没有血液溅流,术野清晰,菜花发暗,癌细胞不再是红灿灿的得意样儿。菜花死了,小白鼠也死了。倒是彻底了,可,可那不是“分离试验”逻辑线上的东西……江风突然散了心气,关灯,回家,倒头就睡。   哪能睡着。满脑子小白鼠抖作一团、腊肠上窜下跳、菜花灿红灿红……癌细胞不按指令给我老老实实到肠系膜呆着,瞎跑些什么!江风的五脏六腑好像被小白鼠攀住,当秋千荡悠。   唉,癌细胞太诡异,要搞出硬东西还真不容易,算了,放掉吧……心里又念叨,心里又不甘,才迷蒙入梦,就见小白鼠眼珠滴溜溜转,似有话对他说。   江风与小白鼠眼睛对眼睛。G试剂进入体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只有小白鼠能说清楚。他满怀希望地等着,可小白鼠说不了话,急人!   江风给急醒了,坐起身,狠捶几下被子。昏暗的夜幕后面,静寂似一张大嘴,吞下所有声响。他仰面倒下去,暗叹,唉,不说话真急人!   又迷迷糊糊跌进睡的深井。井壁上,长满菜花。菜花白生生、红灿灿,小白鼠、腊肠在菜花上跳来跳去,玩得开心。江风乍地睁开眼睛,突然想到,小白鼠不会说话,说不清感觉,我可以呀!      六   真要把自己当小白鼠,亲身体验?G试剂蓝荧荧的,泛着蛊惑之色。小白鼠变腊肠、腊肠变小白鼠死去活来的样儿……江风在犹豫。   不过是晋职称、当主任,何必冒险。一直怂恿他的院长也变了脸。老师您可别拿自己开玩笑!江心也哭兮兮的。不就是职称职务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可有可无。   江风嘁一声,当初逼我晋职称、要职务的是你们,现在让我当逃兵的也是你们!心里憋着一股气,他扎紧胳膊,露出血管。   针尖挨近皮肤的一霎那,脑子里伸出一只手把他抓住。江风从狂躁中清醒过来。要亲身体验“分离试验”,准备工作一定要做充分。科研的事,程序不能乱,脑子更不能乱。   一连几天,对得了癌症的、没得癌症的、得了癌症的小白鼠生的小白鼠,分组试验。每次试验后,都做检测,他得出结论,G试剂只是一过性的神经毒性作用,小白鼠才狂躁妄动、死去活来。   嗯,这样就好,至少不会对我的心肝肾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害。江风松口气,决定自己充当小白鼠,来揭开G试剂的庐山真面目。   暴露血管,准备扎针呢,江心打来电话。她的问话尾音发颤。咋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江风岔开话题问,你学得咋样?江心答非所问,又罗嗦。“分离试验”不成,你还可以选其它项目。   江风说,我知道。嘴里说“知道”,脑子里还真又“知道”了点事!他放下手机,再去翻试验记录。 共 835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哪家医院好
云南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引起癫痫病出现的病因都有哪些

上一篇:听21

下一篇:花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