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白银霸主第五百二十四章到访

发布时间:2020-01-26 11:52:56 编辑:笔名

白银霸主 第五百二十四章 到访

四月,暮春之季,初夏未至,草木芳菲,气候宜人,整个平溪郡,在四月的时候,到处都是一片春意盎然鸟语花香的景象。

四月六日的傍晚时分,天高气爽,一辆由两匹神骏的黑色犀龙马拉着的黑色的豪华四轮马车,出现在了平溪城的的东边的城门入口。

黑色的马车车厢带着一股从容的气质,车门上的玻璃是纯银为边的琉璃拼花玻璃,精致典雅,马车车厢靠近车夫座椅的一侧,还有一个考究的铜制的龙虎标识,这些种种加起来,让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马车正是制造局出产的款式,听说现在制造局四轮马车的订单,已经排到了三年之后,还供不应求,而出行能乘坐这种四轮马车的人,自然非富即贵。

这马车的前后,还有八名气息深沉背弓挎刀的武士骑在犀龙马上在护卫着,有这种气场和出行派头的人,当然不可能是什么偷鸡摸狗之辈,所以守在城门口的军士,只是扫了扫这些人,就把马车和随行的护卫放到了城中。

马车驶入城中,还没走上百米,发现前面街边的一个巷子里挤着不少人,非常热闹,一大堆人在巷子里排着队,那队伍都从巷子里延伸到街上,排队的人拿着口袋,罐子之类的东西,一个个在兴高采烈的说着什么,在这边的人排着队的时候,还有人背着一个个的口袋或罐子之类的东西,从远处赶过来,加入到这排队的队伍之中。

如果是别的马车,或许就已经无视街上排队的人过去了,但是那辆黑色的马车在看到有人排队的时候,就在街边停了下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马车的车窗里传出来,“仁贵,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二爷!”听到马车里传来的声音,旁边的一个年轻护卫一下子跳下了犀龙马,然后走到了街边排队的人群之中,和一个上了年纪的大爷聊了几句,随后就来到马车的车窗边上,恭敬的回答道,“二爷,这个巷子里面今日新开了一个用水火机的磨坊,磨坊老板今日开业优惠,可以免费为周围的街坊邻里磨上两升米面,所以周围的人听到消息,都来这里排队……”

“好,知道了,走吧!”在这个声音传出来后,马车精致的琉璃拼花车窗再次关上了,坐在车里说话的那个“二爷“转过头,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女子,有些感叹的说了一句,”家中上个月才托人从制造局买了两台水火机回去,现在那两台水火机交给了你六叔,你六叔正带着家中的匠人在拆开研究,听说已经有了眉目,仿造也不算困难,却没想到这平溪城中已经有水火机的磨坊了,这速度太快了……”

这个“二爷”,也不是别人,正是一月一日严礼强在天池之畔与飞天门蔡英武比武较量时在山坡上观战的那个二叔,这个二叔的全名叫钟鸿章,乃是声西北兰州钟家的二当家,兰家家主钟鸿炎的二弟。

钟鸿章的旁边端坐着一个穿着一身白裙,眉目如画端庄大方的美丽女郎,那女郎听了钟鸿章的话,笑了笑,“制造局造一辆四轮马车少要卖5000两银子,还不讲价,简直是大汉帝国赚钱的生意,而这水火机他们造出来一台就只卖800两银子,不到一辆四轮马车的六分之一,而我看那水火机的制造工序却不比四轮马车要简单,甚至还要更复杂,更费心,成本上也不算能便宜多少,制造局有这样的人手,不去忙着造四轮马车赚更多的钱,反而愿意把人手精力投入到这相对不赚钱的水火机上,二叔你说那严礼强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呃……”在旁边那女郎闪亮目光的注视中,钟鸿章眉头微微一皱,然后摸着自己的胡须,思考了一阵才开口说道,“听说那水火机乃是严礼强和天下机关大师张佑荣一起发明出来的,连灵山派千机堂都承认这一点,因为这个原因,现在许多人已经把严礼强在机关格物之道上的造诣与张佑荣相比,认为严礼强在机关格物之道上的境界,不在张佑荣之下,严礼强让制造局造水火机出来,不图赚钱的话,自然就是图名,这水火机传到哪里,他的名声自然也就响到哪里,一个人有了好名声,自然能带来无数好处,就像现在,这天下的机关格物大师,已经有东张西严之说了!”

“二叔说的当然是对的,只是不知为什么,我却总感觉严礼强让制造局费心造出水火机,或许另有用意!”

“哦,按若兰你这种说法,如果严礼强不为钱,也不为名,那又是为何呢?”

钟若兰的眉头微微蹙起说道。“或许,他就只是纯粹的想让水火机变得更普及,被更多人使用,认识,甚至不介意别人买了去随意仿造赚钱枪制造局的生意!”

“以我这一辈子的经验看来,一个人做一件事,一定是有目的的,如果严礼强做这事不是不为钱,也不为名,那就只能是因为更大的目的,但别人买了这水火机或者仿造出来,不管怎么用都和他没有任何干系,甚至是宰相大人和那个西北转运使都可以买去找人仿造使用,他也管不着,他这么做,费心费力又是为何?”

钟若兰幽幽叹了一口气,“这也正是我疑惑和想不明白的的,我想来想去,也不知道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还真看不透这个人啊……”

“没关系,看不明白的可以慢慢看,我们这次来平溪郡,就是为他而来的,我们钟家年轻一辈之中虽然人才济济,但这次家主选来选去,在众多年轻人中,论年龄,论能力,论姿容,论各方面条件,就只有若兰你脱颖惹出,能担此职责,适合与我来一趟平溪郡!”钟鸿章用大有深意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这个侄女,“这次的重任,也就放在你身上了。”

听到钟鸿章的话,钟若兰眼波流动,脸上飞起一层鲜艳的云霞,美艳不可方物,但表情依然平静,甚至脸上还略带一丝坚决和傲气的说道,“二叔放心,我来之前家主已经和我谈过了,家主说这钟家,不是一个人的钟家,而是所有钟家人的钟家,我也是钟家之人,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就好,放眼西北各州这一代的青年才俊,的确无人能与严礼强相提并论,上次我在天池远远见过他一面,远远看去,那严礼强还是一个身材挺拔玉树临风的俊秀少年!”

“二叔……”钟若兰的脸色更红了一分,娇嗔了一声……

“哈哈哈,不说了,不说了,等你见到那严礼强就知道二叔没有骗你了……”钟鸿章一下子笑了起来,然后又感叹了一声,“这平溪郡陆家倒是好运气!”

黑色的马车不紧不慢的在平溪城中穿梭着,不一会儿的功夫,马车来到平溪城的另外一条大街之上,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是吃完饭的时候了,在那个大街上一家新开的“严氏善义堂”的门口,有不少乞丐和老幼正在排着队,拿着碗筷,在善堂的门口领粥菜和馒头,一个个领到之后就蹲在路边,吃得津津有味……

黑色的马车在路过严氏善堂的时候,车厢的车窗再次打开,里面的人看了看那“严氏善义堂”的招牌一眼,也没有让马车停下,而是继续走着。

不到一刻钟,那黑色的马车和随行的侍从就来到了平溪城的富人区中一片幽静的豪宅门口停下,一个穿着管家服饰的老人带着十多个下人恭恭敬敬的等在门口,马车上的人一下来,就把人迎了进去……

遵义医学院第五附属医院怎么样
北京怀柔医院
贵阳哪家医院癫痫病看的好
保定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宁夏重点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